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太湖之窗 > 太湖名人

刘王立民:百折不饶 愈挫愈勇

―― 记著名女社会活动家刘王立明


    刘王立明(1896~1970):原姓王,名立明,后从夫复姓“刘王”,安徽太湖人。1916年留美,获生物学硕士学位后回国,成为我国早期妇女参政运动的倡导者之一。历任中华妇女节制会会长、世界妇女节制会副主席,全国妇联常委,民盟中央委员,政务院政治法律委员会委员,全国政协1~4届委员、常委。1957年被错划为右派。文化大革命被迫害致死。
她是一位百折不饶愈挫愈勇的女社会活动家……     
一、留美归来改初衷
    1896年1月1日,刘王立明出生于安徽省太湖县花园杨铭屋,字梦梅,小名杨顺,曾用名拓志洁。杨铭屋当时是真正的穷乡僻壤,但她父亲是这穷乡僻壤中的一位很有名望的郎中,因而她的童年要比一般小伙伴幸运,不仅温饱不愁,而且不到7岁就开始接触文墨,父亲手把手地教她认字、抄背《本草》、《汤头歌诀》等医书。她聪颖过人,那种生涩繁杂的中医名著她居然能学能啃,深得望女成凤的父亲的疼爱,把她视为掌上明珠。
    然而好景不长,9岁时,一场大病夺去了她父亲的生命。家里的顶梁柱倒了,生活失去了依靠,原本小康的家境陡然中落,年轻的寡母和混沌初开的女儿猛地陷入了无边的痛苦和傍徨,但她们毕竟是受过文化熏淘的良家女子,痛哭之后很快就意识到顶梁柱倒了她们母女不能倒,日子还得过,名医的遗愿不能丢。母亲决心咬紧牙关继续培养女儿,除了兴田种地,还利用农闲时间去卖女红;女儿更乖,除了拼命帮妈妈干活,还继续抽空抄背医书。然而即使如此,孤儿寡母的日子还是很难熬,母亲不得不常常去典当家中什物和向亲友告贷来维持生活。
    暝暝之中,人生似乎总有天赐良机的时候。她10岁那年,天主教会在太湖县城开办了一所免收学费的福音小学,这对穷乡僻壤里的穷孩子来说,真是一个福音。她和几个小姐妹一得知这个好消息,都高兴得直跳,合计合计就兴高采烈地跑到城里来报名,要求入学。但命运又似乎是和她开玩笑,校长说学校只免费录取一些读不起书的男孩子,不收女孩子。
    这如同一盆冷水泼在她的头上, 个性倔强的她一面哭着鼻子,一面不服气地质问校长:“你为何只收男孩子不收女孩子?难道女孩子不如男孩子?我就不服气,你找几个男孩子和我比比,如果我的成绩不如男孩子,我就一头栽到河里去,死了也不要你校长负责!”办学本来就是为了培养人才,面对如此倔强而又聪颖的孩子,校长终于被她的精神感动了,居然破例录取了她,她和她的寡母顿时喜极而泣……
      
    与在家时父亲教她认字、抄背《本草》、《汤头歌诀》等医书不同,在福音小学里她所接受的是正规的现代教育,使她如鱼得水,身心活跃。她非常珍惜好不容易得来的这个上学机会,一入学就下决心要超过男生,为女孩子争口气,兑现她在校长面前立下的誓言。聪慧过人的她发愤读书,学习成绩终于不仅超过了一般男生,而且连年都考得了全校第一,深得校长的赞赏。
    特别是当她接受了新教育后,眼前犹如在黑暗中看到了―盏明灯,敏锐地感受到了新时代的气息。当时的封建制度还很严酷,女孩子从小就必须裹脚,否则便是大逆不道,这是很痛苦的。12岁那年,她受新思潮的影响,不顾母亲的严厉责打和邻里的讪笑,―举扯掉了强加给她脚上的裹脚布,成为全县头一个放脚的姑娘,―时震惊了太湖县城。这也是她从幼年就开始反对封建礼教的叛逆行动。
    她小学毕业时,由于品学兼优,学校又破例保送她到江西九江儒励书院读书深造。儒励书院设在当时皖赣鄂三省交界的地区,是方圆千里之内独一无二的女子中学,成绩优异的学生可申请免交学费和食宿费。她踏进儒励书院,犹如插上了翅膀,眼界豁然开朗,开始了她成才的起点,她那传奇人生也从这里开始。这个书院里的女学生,大都是来自城市的名门闺秀,根本不把她这个来自穷乡僻壤的小丫头放在眼里。然而,她日夜勤奋读书,并以出色的学习成绩走在城市名门闺秀们之前,使她反而有一种鹤立鸡群之势,名门闺秀们不得不刮目相看。经过四年的寒窗苦读,她再一次以第一名的优异成绩毕业,当即被校方留下来当了教员,使她走出了人生的困境。
    1年后,她考取了留美奖学金,到美国西北大学攻读生物学,并立志以科学救国;然而4年后,当她获得了生物学硕士学位回到祖国时,却改变了要以科学救国的初衷……
二、献身妇运建丰功
    她为什麽要改变以科学救国的初衷呢?
    中国的知识分子历来有忧国忧民、重义轻利的传统:“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鲁迅先生在日本学医时,在电影上看到日本法西斯分子屠戮我无辜国民,义愤填膺,而围观者中的同胞却无动于衷,麻木不仁,使他更加痛心疾首,并使他有了医生只能医治人的肉体而不能医治人的灵魂的醒悟,终于把医治国民的灵魂作为自己的第一要务,弃医从文。从某种意义来讲,王立明的内心里此时也有了类似的醒悟,后来她曾这样描述自己的思想转变:“回国那天,适逢阴雨,到岸后,那苦力的呼声,乞丐的骚扰,以及街道的污秽,到今日还在我的记忆中。面对如此的社会现实使我意识到,只有从政改造社会才真正符合我出国留学的初衷;所以虽然当时东南大学等处请我教书,薪俸颇厚,我却一一婉谢。”她终于毅然舍身从政,投身社会活动……
    她投身社会活动是从推进中国妇女运动开始的,因为她认为解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中国妇女,已是刻不容缓的当务之急。1915年,当世界妇女节制会在中国发展会员时,她在九江儒励书院带头报名参加,从此,拉开了她从事妇女运动的序幕,与妇女运动结下了终生不解之缘。
    世界妇女节制会是一个世界性基督教妇女组织,1882年由美国的韦凡女士发起成立,总会设在美国,有72个会员国,其宗旨是提倡妇女参加政治、经济活动,以提高妇女的社会地位,使妇女得到解放。所谓节制,就是今日所说的节育,所以她还是我国提倡计划生育的先驱。她认为节制生育与妇女解放有密切的关系,因此特别强调“节育是关系全民族幸福,但实际上却是个妇女问题,直等到每个女子甘愿接受这种真理,拿回去增进她的家庭幸福的时候,这运动才会有成效,否则我们天天在这儿念佛,而佛禅是不会光降的。”在她的观念里,通过采取科学的方法,达到避孕的目的,才能使妇女在身体上获得更大的解放。为此,她致力于中国妇女节制生育运动,数十年如一日。
   由于她学识博,思想清新,工作又有魄力,入会不久便在中华分会任职, 被世界妇女节制会聘为该会的远东区干事、中华妇女节制会总干事。她怀着一种神圣的使命感,积极促进妇女身心健康,提倡妇女禁食鸦片、节制饮酒及节制生育,尤其提倡节育;她不辞劳苦,南北奔走,在短期内跑遍了国内的15个省、市,帮助建立节制分会,使会员很快发展到一万多人,并被选为会长。她还代表该会巡视过中国、日本、菲律宾、朝鲜及澳洲等地的分会工作,眼界大开,胸怀更为开阔。
     1916年,她曾以该会的代表资格赴美国参加世界妇女节制会议。
    为了促进妇女品德和生活习惯的自我完善,从而达到改进家庭和社会的目的,她及时地进行了有关妇女运动的宣传活动,创办了妇运刊物《节制》,还经常撰写文章,著有《快乐家庭》《自强之路》《中国妇女运动》《生命的波涛》《婚约》《珍堡梦》《小珍寻母》等书,致力于宣传国家富强,鼓吹妇女解放运动,抨击封建制度和专制势力,其中《生命的波涛》荣获国家一等奖。她还在上海、成都、广元、香港等地创办过妇女职业学校、妇女文化补习学校、工艺社、赈救工业社等实业。
    解放后,中华妇女节制会迁到北京,租用北京东四十二条辛寺胡同一所大院作为会址。这所大院是清朝的一座王府,面积很大,院内有亭台、假山、花木,有前、中、后三层院子,还有一个大操场。会内部分为组织部、事务部、交际部、经济部。组织部部长刘雯卿,事务部部长张铎,交际部部长刘伟,经济部部长是李济深的夫人。她们都是巾帼不让须眉的人物。该会还创办了一所幼儿园,名为“儿童乐园”,是北京解放后第一家私立的幼儿园;一所儿童图书馆;一所建设实习学校,都设在妇女节制会大院内。此外,还在门头沟开办了一家煤矿――永定煤矿。该矿在社会主义改造时改为公私合营企业。
    1954 年,她参加了在北京举行的亚洲国际妇女会议。
    1956年,中国共产党毛泽东主席坚持派她率代表团出席世界妇女节制会在西德布莱梅召开的第十七届代表大会。这次代表大会有72个国家的代表参加。这本应是一个世界妇女为建立一个和平友好世界而努力的大会,可是印度代表却在大会上向新中国发难,诬称中国种植和出口鸦片,刘王立明立即仗义而起,严正要求印度代表说明这些鸦片是从什么地点出口,数量是多少以及卖给了谁?因对方纯属捏造事实,终于无言以对。接着,她就向大会郑重声明:中国解放后,政府明令禁止种植、运输、买卖和吸食鸦片,鸦片在新中国已经彻底禁绝。她义正辞严地驳斥了印度代表的诽谤,维护了我国的声誉。她在会上还介绍了新中国妇女地位的提高和妇幼福利事业的发展,赢得了绝大多数代表的好评,被推选为世界妇女节制会副主席。
回国后,周总理亲切地召见她,请她把开会情况进行了详细汇报,对她的爱国主义精神给予了高度评价。
三、冒死抗日成新寡
    1924年,王立明与哲学博士刘湛恩(湖北阳新县人)结婚。刘湛恩时任中华基督教全国协会教育总干事,一心想以教育救国,1928年被聘为沪江大学校长。1925年,上海成立了妇女界国民会议促成会,王立明与向警予、杨之华、刘清扬等妇女界领袖共同参加了这个活动。
夫妇俩在救国事业上志同道合,心心相应。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王立明在上海义不容辞地投入了抗日救亡运动。她率领中华妇女节制会人员及时参加何香凝领导的中国妇女抗敌后援会,任该会农村妇女组织委员会主任委员。上海沦陷后,租界成为"孤岛",王立明坚持留沪,带领中华妇女节制会参加了许广平领导的上海妇女界难民救济会,刘湛恩则被推选为上海各界救亡协会主席和上海各大学抗日联合会的领导人,负责租界难民救济工作,并展开国际宣传活动。他还通过上海青年会发起组织“上海学生救济委员会”,负责安顿从平津等地来沪的流亡学生的食宿。日伪政权慑于刘湛恩的威望,一开始便千方百计地拉拢他、收买他,多次派人劝说他与之合作,甚至用教育部长之职予以引诱,他均予严词拒绝。不仅如此,他还一再劝阻几个对日伪态度暧昧的熟人保重节操,万勿事敌。因此,他深受日本侵华势力的嫉恨,必欲置之于死地,悄悄地把黑手伸向他们夫妇……
    渐渐地,他们发现在他们住宅前后经常有形迹可疑的人徘徊不去,他们夫妇还多次接到谩骂恫吓的电话。1938年春天的一个晚上,正当全家老小围坐楼下天井窗边时,突然自墙外投入一枚手榴弹,在天井中爆炸,幸未伤人。不久,又收到一篮毒汁水果,假名是刘湛恩一个老朋友(后查明已故)送来一份礼物,并附有一封用英文写就的信函:“自从中日战争开始以来,你的爱国工作,尤其是破坏日本阴谋,使伪组织不能成立,使我极为钦佩,兹特奉赠水果一篮,以表敬意……”当时两家力主抗日的报纸《导报》和《文汇报》也收到了同样的的礼物,报社立即向租界警方报案。警方追踪到王立明夫妇家,取去水果化验,查明所有水果中均注有剧毒。面对如此形势,王立明感到全家处境危险,加之不少朋友劝他们离沪暂避,遂几次与刘湛恩商议此事。刘湛恩认为留在上海的抗日协会负责人已经很少了,校政也必须有人主持,所以自己决不能临难离开上海。他对妻子说:“我生平教导学生应为祖国献身,自己就应当以身作则,做出榜样。你如能带领孩子先离开这里,我就无后顾之忧了。”王立明表示赞同这个权宜之计,谁知她正准备带三个孩子先离沪时,惨案就发生了……
    1938年4月7日晨,刘湛恩吃罢早点,照例步履匆匆地出门去上班。他准备从住所附近的静安路乘公共汽车到圆明园路,然后到沪江大学。可是,当他在静安寺大华路汽车站等车时,背后突然窜出多名暴徒,向正在上车的刘湛恩拔枪射击,子弹从他背后射入,从胸膛穿出。他应声倒在血泊中,当即壮烈牺牲,年仅42岁,留下年轻的爱妻和尚未成年的二子一女。刘湛恩为国殉难,中外人士大为震惊,当时上海各大报纸对这一事件都做了详细的报道,高度评价了他的抗日爱国精神。上海各界人士和市民3000多人不顾敌人的刺刀和炸弹的威胁,义愤填膺地为他执绋送殡,将他安葬于上海虹桥公墓。这是上海各界人民对日寇暴行的一次声势浩大的抗议和示威……
    1985年4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民政部追认刘湛恩为革命烈士。
    王立明的著作《快乐家庭》,1931年7月在商务印书馆初版,是她的家庭丛书的一种。像她这样受过国外高等教育的中国上层知识女性,心目中的“快乐家庭”应该具备哪些条件呢?她认为,首先,要知道妇女是家庭生活的柱石,要明了女子结婚的意义,要解决女子婚后的职业问题,还要有一个婚前婚后都有爱情的
“永久的恋人”。她说:“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愿成眷属的人都作永久的恋人”。如果单纯从女子这方面来说,还要了解生育与节育,抚婴和教子,学会治家。这些内容里既有传统的相夫教子,传宗接代的理念,又有西洋文化中女子独立自强的精神。《快乐家庭》无疑是作者现实家庭生活的写照,也是对中国妇女追求美好生活的一种期望。然而,这样一个“快乐家庭”的主妇,却一下子从快乐的巅峰跌落了,成了眷属的人却因为国事而没有成为永久的恋人,令她悲愤至极。然而天性倔强的她很快就擦干了泪水,又前仆后继地投入抗日战斗。为了永久纪念刘湛恩为国牺牲的精神和业绩,她秉承丈夫的遗志,从此她在自己的名字前面冠以“刘”字,改名为“刘王立明”。
    1939 年夏,刘王立明辗转武汉、重庆,继续从事爱国抗日活动。
 

四、风尖浪口显英雄
   
    1943年,国民参政会三届二次会议正在陪都重庆举行。大会堂外哨兵林立,戒备森严;大会堂内座无虚席,气氛肃杀。时值国民党发动第三次反共高潮,军委总参谋长何应钦在会上所作的军事报告中,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对中国共产党和八路军竭尽诬蔑之能事。中共方面参政员董必武当场严词驳斥,话音刚落,只见一位怒气冲冲的女参政员疾步登台,正气凛然地责问国民党的铁腕人物何应钦:“你在军事报告中,为何避而不谈八路军及其前线将士浴血奋战的英勇事迹?这不是有心制造摩擦,破坏团结吗?”
    何应钦被这位女参政员的仗义执言责问得一时无言可答。
    CC系特务分子见势立刻群起哄闹,搅乱了大会。顿时,中外记者蜂拥而上,各方爱国参政员对这位风度翩翩、仪态庄丽的中年女性表示由衷的敬佩。这位中年女性是何许人也?她就是中国现代史上杰出的女社会活动家、同为本次参政会的爱国参政员刘王立明。这时有人说:“刘王立明变红了……”有人以为她是共产党,不敢沾她,甚至连她的家门都不敢上;有人则悄悄地劝她往后出言要谨慎,免得招祸,而刘王立明则不以为然地回答说:“我为的是国家和人民,怕什么?大不了坐牢杀头就是了。”事后虽然未被杀头,但她的参政员的资格却因此而被当局毫无理由地拿掉了。
    1944年,她在重庆加入中国民主同盟,并当选为中央委员,与李德全、史良等发起组中国妇女联谊会,率领广大爱国妇女为难民救济工作日夜奔忙……
   
    抗日战争结束后,刘王立明回到上海,投入了反内战、争民主、反独裁的斗争。1946年7月11日,中国现代伟大的爱国主义者,坚定的民主战士,中国民主同盟早期领导人李公仆在昆明被国民党特务杀害;1946年7月15日,在悼念被国民党特务暗杀的李公仆的大会上,闻一多发表了著名的《最后一次的演讲》,当天下午在西仓坡宿舍门口即被国民党昆明警备司令部下级军官汤时亮和李文山枪杀。随即,刘王立明与陶行知不顾个人安危,毅然出面为李公朴、闻一多两烈士举行追悼会,共同痛斥反动派的血腥罪行,向中外舆论界揭露反动当局摧残民权和践踏民主的罪行,还积极营救、援助被捕遭难的进步人士及其家属……
    他们在这风尖浪口上尽显英雄本色,但反动派对他们恨之入骨。
    1948年,国民党政府宣布民盟为“非法”组织,刘王立明等爱国民主人士随时都可能遭到逮捕和迫害。
    此时,人民解放战争正在迅速发展,为了保存爱国民主力量,中共中央特意指示和安排一批爱国民主人士从上海等地转移到香港,使香港成为大批爱国民主人士的避风港,刘王立明名列其中。但刘王立明并不安于避风,而是利用香港的特殊条件继续从事爱国民主运动。民盟虽被国民党强令解散,视为“非法”,但她和在港的民盟骨干一起坚决否认,决定重建领导机构,重新组织队伍,恢复活动,发表宣言,主张与中共合作。为此,他们于1948年初召开了民盟一届三中全会,刘王立明被选为财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另外,她还继续从事著述,创办了进步刊物《远东通讯》(英文版),在香港各大报刊上发表了大量揭露当局丧权辱国、镇压民主运动的文章,曾两次被香港警署传讯。
   
    1949年初,刘王立明接受中共邀请,由香港到刚解放的北平,参加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被选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委员,并参加了开国大典。这对于一位在腥风血雨中从政已有近30年的社会活动家来说,那是她这一辈子中最大的荣幸!
五、宁折不弯殁冤狱
    在1957年的整风运动中,心直口快光明磊落的刘王立明发表了一些“不合时宜”的意见。
   
    另外,有人揭发她在西德参加世界妇女节制会代表大会时,曾称赞布莱梅环境好,休闲时说过“几乎不想回去了”的话,是“倾向资本主义西方世界”,甚至有“叛国”思想。因而她被打成大右派,受到严厉的批判;她的儿子刘光华当时是《文汇报》驻京记者,因为写了一篇关于北京大学学生在1957年5月19日贴大字报鸣放的报道也被划成右派份子。他们是母子右派。他们虽然受到了莫大的冤屈,但到了三年困难时期,有人对刘王立明网开一面说:“基于来去自愿的原则,你如果想出国,我们可以提供方便。”对此她并不领情,毫不犹豫地回答说:“我生为中国人,死为中国鬼,哪里也不去!”
  
    “文化大革命”开始不久,刘王立明作为“大右派”又被揪斗。她在文革前半年因跌断了手,生活不能自理,因此只得暂离北京,到上海与女儿刘光坤同住。1966年9月,刘王立明被上海交通大学的“代代红红卫兵”揪走,并遭到大会“斗争”。红卫兵还抄了她的家,拿走她家里的照片资料等等。当时红卫兵来抓人、抄家和“斗争”人,说来就来,不需要任何公文手续,被攻击的对象也不能问。但是她的家人知道,红卫兵是在上海权力当局的同意下做这些事情的。有一次在对她进行批斗时,造反派命令她站起来,她却始终硬是不站。主持者见形成了僵局,便对批斗的人说:“她年纪大了,让她坐着吧;大家可以提出问题,让她好好听着。”最后,主持者让她回答问题,她说:“你们今天叫我站着,明天就会让我跪下;我这辈子从不向任何人下跪,只向真理低头。你们所提的问题,眼下无可奉告,改日书面答复。”
   
     她被造反派连续“斗争”了三天,造反派见她软硬不吃,又臭又硬,便变作法儿地折磨她,把她送到郊区去劳动改造。这期间,她还被指控为“美国特务”而被逮捕,原因是她的大儿子刘光在美国留学后留在美国生活。从法律的角度说,这是完全没有道理的。但是从当时的权力当局的总意图来看,是容易理解的。他们要在中国割绝西方思想和制度的影响,需要打击和清洗社会中在西方世界受过教育以及和西方世界有亲属关系的人。权力当局没有通过任何法律手续,更没有通过正式判刑,就把她送到上海第二看守所关压起来。
   
    上海第二看守所在黄浦江边。开始的时候,狱方曾通知家人送过衣服。过了很久,又说她已被正式逮捕,转移到别处关押,至于被关在什么地方,家人就不知道了,直到她被关了3年8个月后,即1970年4月15日含冤去世(终年74岁),才说她已死在监狱里,并分别通知了她的家人。但她的女儿刘光坤没有接到正式的母亲死亡证明书,也没有得到母亲的骨灰,只是接到一个口头通知,说刘王立明已经死在监狱中,是心脏病死的,尸体已经处理掉了,云云。她的二儿子刘光华因早年也已被打为“右派份子”,先被压到清河农场劳动教养,后又被转到东北的一个农场。清河农场不在北京市界内,离城有300里远,是北京的一块“飞地”,但是属于北京市管,是专门用来收管需要劳动教养和劳动改造的北京人的。那个东北农场的性质也与清河农场一样。三年多后,刘光华得以解除劳教,但是仍然留在农场就业,而且是在东北的农场里,那里离北京很远。因此,他收到母亲的死讯,是在母亲死亡两个月后……
六、平反昭雪慰忠魂
   
    把一大批曾经为建立新中国做出过重大贡献的大知识份子、爱国民主人士因为发表了一些“不合时宜”的意见而被打成了右派份子,长期把他们压着,这对那些被压着的人来说,固然是压力,但对当事者来说,时间长了,心里可能也不会轻松。1960年10月26日,毛泽东在一个文件上专门为刘王立明的右派摘帽问题做了批示:
    送总理、富春阅。
  黄绍、刘王立明二人以摘掉右派帽子较为有利。请总理、富春最后确定。如今后发现他们又有严重反动(言论),甚或(有)反革命行为,那时酌情再处(理),我们仍有主动(权)。
                        毛泽东
    但摘帽右派还是右派,因而文革一开始就遭到批斗。
   
    1978年,在政治上是毛泽东逝世后开始缓慢松动的一年。刘光华作为一位老新闻工作者预感到一个新的春天正在到来。他从东北的农村来到上海,和他的妹妹刘光坤一起为他们的母亲刘王立明的平反写申诉。申诉送到上海市政府,回答是“维持原结论,敌性内处”。刘王立明的“原结论”是“敌性内处”,从字面上很难懂是什么意思。这是一个简称,缩略语。文革时代很多人得到这样的一个“政治结论”。一个词用得多了,就有了简称。不知道的人,一定觉得十分费解。这个“结论”的全称是“敌我矛盾按人民内部矛盾处理”。这显然是从毛泽东的“关于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的理论发展出来的专用名词。按照这个理论,把人定成“敌我矛盾”后,可以任意处罚。这是一个直接破坏法律的理论,其危害却一直没有被清算。
   
    1979年,刘光华、刘光坤兄妹继续为他们的母亲刘王立明的平反而奔波。他们从上海来到了北京,把申诉书送进了中共中央组织部。胡耀邦是组织部长,当时正在积极地推进平反工作,他指示中共中央组织部写了一封回信,由中共上海市委组织部组转给他们兄妹,说要解决问题。刘王立明的女儿收到信的第二天,上海市公安局叫她去谈话,她和哥哥一起去了。公安局两个处长模样的人接待了他们,仍是很冷淡地对他们说:“我们研究过了,维持原判,敌性内处。”
这时候,刘王立明的女儿强按着心里的激情,轻轻地拿出了昨天收到的中共中央组织部的信,给那两个人看,那两个人却马上说:“刚刚宣布的不算数……”
问题还是不能解决。刘光华和妹妹又托人到北京询问,胡耀邦的秘书说已经给上海打电话了。胡耀邦的秘书两次给上海打电话后,中共上海市委才派人和公安局副局长一起研究给刘王立明平反……
  
     1980年5月8日,中共中央统战部向中共中央呈送了一份《关于爱国人士中的右派复查问题的请示报告》,提出:全国代表性较大的民主党派、上层爱国人士中,被划右派分子的27人中有22人属于错划,提请民主党派中央复查,他们是:章乃器、陈铭枢、黄绍、龙云、曾昭伦、吴景超、浦熙修、刘王立明、沈志远、彭一湖、毕鸣岐、黄琪翔、张云川、谢雪红、王造时、费孝通、钱伟长、黄药眠、陶大镛、徐铸成、马哲民、潘大逵。1980年6月11日,中共中央在批转《请示报告》的《通知》中指出:在反右派斗争中犯了扩大化的错误,并坚决加以改正,目的是为了团结一致向前看,同心同德搞四化。并指出,对维持右派原案,只摘帽子,不应改正的人,也要全面历史地看待他们。他们中的有些人同中国共产党有过合作的历史,为人民做过一些好事,对这一点也应实事求是地加以肯定。对他们也应该在政治上和生活上予以适当照顾,能够工作的予以适当安排,发挥他们的积极作用。对其家属子女不得歧视。中央统战部的《请示报告》以及中共中央的《通知》精神,不但树立了改正错划右派的案例,而且明确了改正错划右派工作的原则和界限,扫除了思想障碍。
    刘王立明的平反终于得以实现。
   
    1981年3月18日,全国政协、民主同盟中央、全国妇联在北京政协礼堂为她举行追悼会。邓颖超、乌兰夫、刘澜涛、李维汉、庄希泉、荣毅仁、胡愈之送了花圈。史良、季方、胡子昂以及中共中央统战部负责人、在京的全国政协常委、民盟中央常委、全国妇联常委都参加了追悼会。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妇联主席康克清主持追悼会,民盟中央副主席楚图南致悼词,说她是一个爱国主义者,她拥护中国共产党和社会主义事业,为人光明磊落,正直无私。骨灰盒安放在八宝山革命公墓,这也算是对忠魂的一种慰藉,但那是一个没有骨灰的骨灰盒……
 
 


 

中共太湖县委党校(www.thxdx.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leister@126.com 电话:[0556]4162220 皖ICP备09028315号-1

皖公网安备 340825020000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