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工作动态 > 反腐倡廉

人民日报客户端:领导干部为何总“才华横溢”?

人民网北京10月2日电  9月21日,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副主任秦玉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此案中最受人侧目的,却是秦玉海“中国摄影家协会理事、河南省摄影家协会名誉主席”的身份。人民日报客户端《时局》栏目刊发文章《领导干部为何总“才华横溢”?》指出,从近年各地落马官员的信息中可以发现,他们似乎很容易“才华横溢”,而且总是能够迅速成为执业界之牛耳的“大家”。这些爱好与特长为落马官员带来的各种荣誉与桂冠,绝大多数都是权力变现的结果。

【时局】领导干部为何总“才华横溢”?

人民日报客户端
 

张天潘

9月21日,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副主任秦玉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此案中最受人侧目的,却是秦玉海“中国摄影家协会理事、河南省摄影家协会名誉主席”的身份。他的摄影作品不仅广泛获奖,还曾被悬挂在北京等城市的地铁中。

秦玉海并非特例,从近年各地落马官员的信息中可以发现,他们似乎很容易“才华横溢”,他们的专长遍布许多领域,而且总是能够迅速成为执业界之牛耳的“大家”,获奖频频,荣誉加身,拿奖拿到手软。是他们天赋超群吗?其实不然,这些爱好与特长为落马官员带来的各种荣誉与桂冠,绝大多数都是权力变现的结果。 

官员“才华”主要横溢在哪些领域? 

先来说摄影。除了秦玉海,最近还有另外一个“摄影家”被相提并论。据新华社报道,今年2月因滥用职权、贪污、受贿,被判有期徒刑10年6个月的武汉市燃气集团、天然气公司原董事长张民基,也是摄影好爱者。法院查明,张民基委托合作广告商,先后制作50本他的个人摄影作品集,花费的近3万元都是在天然气公司制作展板等业务费用中处理。而这家广告商,便是张民基引进天然气公司承接宣传装饰业务的企业。

第二是出书。不少落马官员颇爱著书立说,对“学者型官员”、“才子官员”的名号情有所钟,这群人的名单很长:国家药监局原副局长张敬礼在国家药监局任职之余,“笔耕不辍”,通过著书立说非法获利高达1600多万元;原湖南省郴州市委书记李大伦也是贪官中著名的“文化人”,他在位时出过两本书,一本是《大伦书法作品集》定价418元,几年下来挣了3000多万元。

2011年落马的铁道部原副总工程师张曙光,成为贪官出书最新一位代表人物。为了申报院士,2007年他组织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西南交通大学、北京交通大学等一批国内科研机构专家为其写书,费用由一家国企埋单,仅用两月就写了三本书。为了避免被发现这三本书是因申请院士而写,他在出版时还把出版日期提前了几个月。

第三是书画。曾任江西省副省长的胡长清,于2000年3月因贪污受贿被依法执行死刑。胡长清热衷题词也广为人知。当然,要想找胡长清题词并不容易,在1998年左右,胡题字的价格已达每幅3000元至6000元,有一幅字“润笔”费竟达9万元。尽管如此,求字者仍络绎不绝。一时间,南昌坊间流传这样一个顺口溜―东也湖,西也湖,洪城(南昌)上下古月胡;南长清,北长清,大街小巷胡长清。

第四是发明专利。据《北京青年报》报道,原重庆公安局长王立军在重庆期间获得专利总共254个,其中211个是2011年申请的,平均1.7天就有一项发明。不久前落马的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市公安局长武长顺也热衷发明创造,他担任交通管理局长11年,担任天津市公安局局长11年;发明的35项专利中34项与智能交通等领域相关;而掌握其专利的公司多有公安背景,经营范围也与其管理领域多有重合。

官员的才华到底多少含金量? 

一般来说,写作、书法、绘画、摄影、音乐、陶艺这些人文类领域,每一个作品的好坏都可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很难判断高下。不过,一些落马官员各种作品的前后境遇,足以让我们判断这些官员们才华的含金量。

例如,2011年10月,长沙监狱麓峰监区举行了一场包括郴州原市委书记李大伦、湖南省高速公路管理局原局长杨志达等作者在内的书画拍卖会,5件书画作品最终的拍卖价为6400元。而这些人的作品,在其任职时曾是洛阳纸贵。同样,2013年底,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陈安众落马。陈安众素有“才子”之名,喜欢题字,在其主政过的地方经常能看到他的各种题词。但一名在南昌文化界颇有名气的人士称,陈安众的书法基本能算个中上水平,“比不了大家,但一手字也能看得过去。”陈落马后,江西省内许多单位都在忙着同一件事――撤下陈安众的题词。

其实,在一些行家眼中,这些作品的水平,可能连“能看得过去”也未必达到,但就是因为作者位高权重,就被人视为珍宝。一些领导的作品,被一些逢迎者阐释出无尽深意,甚至还有人召集各界人士召开研讨会等曲意奉承。他们利用文学、艺术评价的模糊性特征,乘机“抹白”领导、为领导添彩,所以才有了各种各样的“官员摄影家”、“官员书法家”等各种充满争议和质疑的名号。 

在很多时候,这些贪腐官员“才华”的含金量还在于利用手中的职权“淘金”。以出书为例,就存在一些官员利用职权要求下属购买他的书,或用公款购买分发的情况。正如一个退休老干部直言不讳:“谁都知道,这几类书一般不会畅销,因为读者有限。但一些出版社愿意出,还有一些人专门搞这类书的策划、约稿,就是因为里面有利可图。” 

“不怕领导讲原则,就怕领导没爱好”

官员有才华,有爱好,自然就会有人积极投其所好。2011年7月,秦玉海在接受《中国摄影家杂志》访谈时则公开坦承,摄影器材上由“他人”提供帮助。据了解,这个“他人”是一位在当地很有名的商人。

这种爱好除了“吸引”那些直接或间接的贿赂,还会深深地影响局部组织的风气,让周边干部也投其所好。在一些单位,领导的一举一动被密切关注,领导外在的爱好显然成了巨大的突破口,投其所好成为接近领导、获取利益的最佳通道。正如赖昌星所说,“不怕领导讲原则,就怕领导没爱好”。河南省公安厅一些干部称,受秦玉海影响,公安厅一些干部也成为摄影“发烧友”,有的专门拍鸟,有的专门拍花草,一到节假日就出城采风。 

由此,我们可以清晰看到这些特长与爱好背后呈现出的复杂的利益关联网。在一部分人附庸风雅的背后,是一群人的权力膜拜与讨好,送设备、送赞美、送头衔、送大奖,不一而足,而这些“名利”当然不是免费的午餐,特长与爱好成为“雅贿”、乃至让官员走向犯罪深渊的重要渠道。

至此,我们似乎心知肚明,那些高调的落马官员们四处横溢的才华,处处都在暴露出权力变现后的利益交换。领导干部并非不能有自己业余之外的特长与爱好,而且领导干部作为社会精英群体在某方面有专长也是很正常的。但不正常的在于,这些专长为何容易成为一些落马官员腐败的切入口呢?这引入深思。要杜绝这种情况的一再发生,就需要明确的制度规范,堵住和防范官员把手中的权力与特长、爱好勾兑,将权力变现为个人名利。(综合南方都市报、北京青年报、新京报等报道,人民日报客户端曹磊编辑整理)

中共太湖县委党校(www.thxdx.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leister@126.com 电话:[0556]4162220 皖ICP备09028315号-1

皖公网安备 340825020000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