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太湖之窗 > 乡风民俗

太湖禅宗文化

  周会明

  太湖县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文明古县。早在殷周时期,我们的祖先就在这块土地上拓荒创业,繁衍子孙;春秋战国时期,这里曾是吴、越、楚等国的属地。秦归九江郡,汉归属皖地。南朝宋武帝时建县,初名太湖左县;隋开皇初年,改太湖左县为晋熙县。开皇十八年(599)复改名为太湖县,县名一直沿用至今。在历史的长河的累积中,太湖地方文化底蕴深厚,特别是佛教禅宗文化,更是源远流长。从南北朝至唐宋,二祖慧可、司空山本净、白云守端等一代代高僧纷纷来到太湖,占名山,建禅寺,开道场,弘扬禅宗文化,禅宗在太湖扎下了深根,并哺育成参天大树。天下禅宗,根在太湖。太湖县为我国乃至世界禅宗文化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一、太湖是一块特别适宜中国禅宗文化发展的沃土

    不论是儒家文化、道家文化,还是佛家文化,都属于思想意识范畴,它在一个地区的传承和发展与当地的政治、社会、民风和民众信仰息息相关。没有稳定的社会环境,没有一定的文化氛围和广大群众的信仰,任何一个背景的文化很难在一个地区得到发展,更谈不上传承。如果将禅宗文化比成一棵参天大树,那么它生存和发展的基础是适宜土壤和气候。区位、交通、民情、民风等因素是这块土壤的主要营养成分。对各种文化的包容性是气候的主要条件,而太湖这块土地恰恰具有这些丰富的营养和适宜的气候,太湖是特别适合我国禅宗文化生存和发展的沃土。

(一)、自然资源优越,太湖为中国禅宗文化在这块土地上传承和发展提供了充足的养分。

1、古驿道横穿太湖,交通条件优越。太湖县位于大别山南麓,长江以北。从东至西,有一条驿道依大别山边缘穿境而过,现在经过太湖县的105国道就是沿这条古驿道线修建而成的。这条古驿道是我国中原进入广东、江西、福建等东南沿海地区的重要通道。由于驿道由官府维修,在安全上,由官府派兵在各个相距不远的驿站把护。经过太湖县的驿道就设有小池、枫香岭、刘山铺、岔路口、棠梨宫等驿站。由于驿道路面好、安全性高,人员饮水补给方便,在交通上主要依赖于马的古代里,驿道其实也就是一条商道和民道,各种天南海北的人员和商品在驿道上流动。因此,古时横穿太湖县的古驿道,车马喧闹,人来人往。经过驿道天南海北的人员中有商人和士大夫,自然也有道士和僧人,各种不同背景的文化就是这样通过这条驿道传进太湖。综观中国禅宗发展史,我们可以发现,太湖县及附近地区为我国禅宗文化做出重要贡献的潜山三祖寺、太平寺,太湖县二祖禅堂、海会寺、四面寺、龙门寺、独阜寺,湖北黄梅县四祖寺、五祖寺,江西九江东林寺、圆通寺、承天寺等名山大刹,都在这条古驿道两侧。而且,宋代这些寺院相互联结,而成为我国重要的线状禅宗大道场,道场内有云门宗高僧圆通居讷、法云法秀禅师,临济宗杨岐派白云守端、五祖法演禅师,曹洞宗义青投子禅师,临济宗黄龙派灵源惟清、真克净文禅师等,高僧云集,禅风浓郁,禅宗各宗各派在这个大道场内竟相发展,直接决定了我国禅宗文化发展态势和方向。

2、太湖历代社会稳定,物产资源丰富。太湖在汉代属皖地,南北朝时期远离北朝统治中心,离南朝统治中心南京有长江之隔;唐代太湖离统治中心西都长安(今西安)和东都洛阳远隔千山万水,宋代太湖也远离国家统治中心开封。元、明、清三朝,太湖离北京更远。太湖县辖区从建县以来,仅在唐代有短暂的分设,唐武德四年,析置青城、荆阳二县,武德七年,青城县并入太湖县,武德八年,荆阳县并入太湖县。此后,至民国中期(1936年),太湖县辖区保持稳定。这里不是兵家必争之地,这里更不是战略要冲,在社会动荡,朝代更迭频繁的古代太湖,没有发生过规模较大的战争,社会相对安定。社会的稳定,极大地促进了太湖民风的转化和农耕经济的发展。隋代,太湖县属同安郡,《隋书》记载;“同安郡人性刚强,风气果决。。。。尚淳质,好俭约,丧祀婚姻,率渐于礼。”宋史记载太湖“土壤膏沃,人性轻扬,善商贾,廛里饶富。”《图经。序》记载太湖“风土清美,有粳稻之饶。”为禅宗文化在这块土地上发展和传承提供了坚实的保障。

3、太湖山川秀美,风光无限。太湖县地势北高南低,境内清逸秀丽的高山与连绵起伏的丘陵互为衬托,一条条大大小小的河流,流淌着涓涓清泉。太湖县的山以美称世,水以秀而闻名。天华峰高耸入云,四面山笔直如削,更有薛义河旁的狮子山远看似一尊慈祥的睡佛。长河是太湖县的主要河流,沿长河可方便地进出大别山,沿驿道可达中原及东南沿海地区。值唐代以来,我国禅宗高僧以名山为依托,开山建寺,聚众说法,农禅一体。至宋代,太湖县白云山、佛图山、狮子山、四面山、龙门山、三千寨等名山已被高僧占尽。二祖慧可、白云守端、五祖法演、义青投子等在中国禅宗史上具有重要地位的禅师被太湖清山秀水所吸引,驻锡太湖,传扬禅宗文化,培养出了为中国禅宗文化作出杰出贡献的克勤、清远、慧勤、道楷等禅师。李白、杜甫、郭祥正、杨杰等一大批士大夫,被太湖的山水和浓郁的禅宗文化所陶醉,留下许多浓浓禅意的诗篇。

(二)、文化包容性强,太湖具有中国禅宗文化在这块土地上传承和发展适宜的气候。

1、东汉末期,道教文化就在太湖传播。我国道教文化其实形成于东汉末,以东汉末张道陵创立的“五斗米道”为我国道教文化定型化之始。但很快道教文化就传入太湖。据乾隆26年《太湖县志》记载,曾在汉成帝时的南昌尉梅福,来到今太湖县新仓镇境内的香茗山修道,“山有梅福庵及丹炉,遗迹尚存”。 另一个来太湖传播道教文化的是方士左慈。左慈,庐江人,东汉时期的丹鼎派道术是从他一脉相传。据乾隆26年《太湖县志》记载,“玄妙妙观,魏左慈建”。 方士左慈深受曹操器重,《后汉书・方术列传・左慈》、《三国演义》第六十八回的都有左慈记载。左慈隐居山林后,曾沿古驿道来到了太湖,建玄妙观。太湖县小池镇境内的白云山早在汉代就有道教活动。据清乾降26年《太湖县志》记载:“梅仙祖师,尝学道于白云山,笃戒行。夏月坐化于梅树下,数里皆闻梅花香,经旬不息,远近异之。有御史某路过,疑其事,命舁于邑,曰“复能香乎?”香更闻三日,乃命众即葬于梅树下,造石塔志之。后于旁建海会寺”。虽然记载中没有标明年代,但我们可以看出,这位梅仙祖师是一位道教方士,同时,严守佛教戒律。也就是说,十分了解唐以前我国盛行的佛教律学。2005年,海会寺改建东厢房时,曾出土一块汉代青砖,更加证明了白云山早在汉代就有道教活动,白云山是先有道教,而后有佛教,最终成为我国佛教名山,白云山海会寺因此成为我国重要的禅宗祖庭、淮西第三禅刹。

2、东晋时期,佛教文化就进入太湖。东晋大兴年间,我国汉族地区有史以来第一位被获准向民间传播佛教的外籍僧人佛图澄,在后赵政权的支持下,率弟子来到今太湖县寺前镇建佛图寺。据史料记载,赤乌十年(247),康僧会来到南京,说动孙权为其建建初寺,建初寺是有史以来,江南地区建寺之始。而太湖县佛图寺是有史以来,江淮地区建设的首座佛教寺院,从时间跨度上,仅比南京建初寺晚60多年。佛图澄率弟子在后赵统治地区广建寺院,“所立州郡兴立佛寺八百九十三所” (《高僧传卷九》)。其中以佛图澄名字命名的寺院,仅太湖县佛图寺一座,可见佛图澄对太湖这块土地的钟爱。

道教文化以“道”为最高信仰,认为“道”是化生宇宙万物的本原,与强调以“心”为主的禅宗文化可以互为补充。我国早期佛教主要是翻译和传播佛教经典,而禅宗强调“性本清净”、在修持上应“直指人心,见性成佛”。虽然禅宗在修持上与佛教言教有区别,但解脱烦恼、成就正果是共同的目标。因此,道教文化和佛教言教的传入,为禅宗文化在太湖的传播和发展做了充分的理论准备。


 


 

 


 

中共太湖县委党校(www.thxdx.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leister@126.com 电话:[0556]4162220 皖ICP备09028315号-1

皖公网安备 34082502000021号